針對這個問題,我一個程序問題啦,我是希望開放做表決啦,我不是採共識決啦。因為其實依我跟媒體的接觸,其實記者跑法院比比皆是,那為了什麼?就是因為有民刑事,它還是有民刑事的責任,那因為我們這一個問題它只是說要用一個行政裁罰。那其實像唯一的一個媒體的主管機關就是NCC,那NCC其實管的也有限,很多媒體我們根本沒辦法去規範它,那如果我們去弄了這個問題,然後也只是一個行政裁罰的話,就像剛才那個陳秘書長講的,這個方法還是不對的,那我們國家還是有民刑事責任的,記者還是得去負這個民刑事責任。他報導錯誤或者他的報導是有侵犯到這一些原理原則,他還是得去負這些責任,那這些責任的話,目前機制都有,所以我在這一個問題裡面我是要採反對的,就是說我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