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李清貴記者打一聲招呼交換一下意見,你覺得我們記者成就感是來自我們在這些這種犯罪新聞,不管是它是案件的大小,然後我們在這邊我們被迫的、因為主管要求,我們一定要去拍一些東西、一定要去做一些畫面,我們記者在這裡可以得到我們的成就感嗎?如果我們其實……我們是否真正的成就感是我們對於這些案件我們知道哪裡可以報導而這些報導我們花了更多時間去釐清,在我們確定它有值得報導的價值的時候,我們寧可冒著各種風險,如果他有新聞價值我們可以連國家安全都可以不要了,對不對?然後很多提供我們訊息的人他也甘願違反偵查不公開,可是我們一定會保護他。我們是這樣在做新聞,然後我們做出來的新聞,沒有任何法令可以阻止我們發表這才是我們的成就感。今天太多第一線的記者跑這一類的新聞,社會新聞、酒駕新聞,其實他們苦不堪言,可是我們今天卻在這裡會認為我們如果禁止了這樣的報導會有寒蟬效應?我個人覺得非常驚訝,所以我想也許可以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