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對於媒體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是專家,很多民眾談起媒體其實他的姿態也覺得他其實作為一個閱聽人,他有他非常多的經驗、心得,所以我覺得其實大家不要一直點我,這樣我壓力也很大,就是每一個人都是專家,但我也很願意在這裡貢獻我所知道的一些事情。

先求證一個小地方就是剛剛陳依玫秘書長提到那個張淑晶的案子,她似乎後來有改名再去做這個事情,對不對?她是再改名然後再去再做租屋,對不對?好不知道,我印象中,是齁。我所以……喔對,所以她有改名嘛,我是說她第一次被就是被媒體報導她有這個租屋的問題,就是侵犯這個房客的權益,然後她第二次是改名又再做租屋對不對?對好,那我的問題就在這裡就是說,我們並沒有禁止也或者是我們非常希望媒體來做這方面的報導,然後這一類的報導其實我們只是說當它性質擴及更多元的時候,其實他的姓名跟他的照片並不重要,例如這個案例,她就改名了,你根本無從去了解,但是像有這樣子的一種詐欺房客的這些現象,我們一樣可以報導它,所以我們的原則就是說當然現在就是說它在一個偵查中,你可能會接觸到有一些,或者說你拿不到他的名字,假設我們今天真的貫徹很多的精神的話,也許我們以後媒體記者拿不到這個名字,或是他的照片,但無所謂,我們還是把這些惡行都報導出來,可是這個惡人他將來再去做其他的事情,那真的有時候真的不是媒體的問題,也不是司法的問題,也不是什麼的問題,就是我們要反省為什麼他永遠有犯罪的空間,這是我第一個回應。

那針對我們這個提案,我個人的建議是這樣子,就是其實我們在平面媒體上已經有部分平面媒體報紙的部分還有編輯的部分都有加註編輯的名字了,但是並不全面,那電視它非常困難,因為電視的這個等於說你說每一條新聞它的標題是誰下,它的小標是誰下,它的什麼這個我們做為一個閱聽人我們很難去了解,那在網路上的標題更是,就是說你沒有辦法去判斷說這個標題是誰,所以當我們看到現在很多的這個新聞的控告案件的時候,其實大概都是我說真的啦,我覺得我個人會比較認為這個共同顯名制比較難發揮它的一個實質功效是,甚至編輯的標題都會被改,那這個不是編輯的責任,就像很多記者掛名他的稿子發進來他人沒有進辦公室,可是他稿子也被改,然後又掛他的名,到最後真的是,真的是啞……有口難辯,這個就是我們整個……所以現在告都是告媒體負責人、總編輯還有這個發稿記者,那到法庭上大家再來說話,所以這個部分我個人會建議,這個共同顯名制固然要凸顯很多標題其實是問題的根源,但它可能比較難用共同顯名制的這個方式來解決。

那增加的這個問題呢,其實關於恐怖攻擊這件事情,我必須說因為全世界都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台灣還沒有,可是恐怖攻擊一旦發生,它的報導規範因為台灣從來沒有過,但是我們了解,其實在一些主要的媒體,特別在歐洲,它們已經有多次發生恐怖攻擊,其實你會發現美國跟歐洲它的處理方式是不一樣,在歐洲它會比較慢,它會認為我要先確定它是什麼樣的攻擊,即使是這個當事人他是伊斯蘭,他是穆斯林,它都要仔細的去分辨,這是他個人的社會不滿,還是它是一個背後有組織的恐怖攻擊,或者是它其實是孤狼式的恐怖攻擊,但是在美國你會發現因為它們有911的悲痛,所以它們什麼都叫做恐怖攻擊,只要你是有你是中東血統,你就是恐怖攻擊,所以我自己覺得台灣其實還沒有看到這一塊,我相信媒體應該在未來,都要針對恐怖攻擊這個有一個更清楚的規範,所以我個人認為恐怖攻擊似乎不在致豪委員的這個提案的範圍之內。

那加註警語這個部分,站在媒體立場我個人是不會很認同是因為你說抽煙說那個,那是我們很願意說是因為,我們是在講菸有害不是我們的報導有害,那我們也會說自殺不能解決所有問題請大家不要自殺,這都是網路上的一般媒體都沒有這樣做,那網路上會這樣做的時候其實也是說自殺有害,而不是說我的報導有害,但是現在說加無罪推定原則就是好像我自己在提醒我自己說,我有沒有做到無罪推定原則這個精神,有沒有符合,那這個好像媒體人會……理論上媒體人應該要照顧到所有的,所以會覺得有一點就媒體人來說我覺得他可能會覺得其實這應該是在他原來的理解範圍之內,就以上是我的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