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在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我還是要說菸盒上面加註警語是有效的,那它之所以有效不是因為它告訴了這個吸菸者原先不知道的訊息,而是它是一個提醒,那同時它本身也不是單獨就有效,因為我們做菸害防治的時候同時推動了非常多的政策,因此呢它會有它實質上面的貢獻,那如果要加註的話我覺得應該是在報導的第一句,就是說這個報導要開始寫之前,就是說這個案子還在偵查當中,應該還是要假設它是無罪推定,因為即使像我自認為是人權工作者,那我們在看報紙的時候還是不免對犯罪的繪聲繪影的這種描寫,會代入一種心情上面的證據,覺得說好像這樣,他就是一個真的是一個犯罪人,那更加上我們在報紙上通常不是寫嫌疑人,都寫嫌犯,所以這樣子的一個說法更加深了說那個人就是一個還沒被證實的犯罪者的這樣一個理解,所以我還是我認為是這樣寫是可能會有幫助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