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是覺得這樣子,就是新聞記者在做任何的報導的時候,他還是基於他自己的專業、訓練、認知以及他已經署名負責,然後再加上整個編輯式的運作,然後媒體登出來,我知道,我的意思是針對警語這個部分,難道我們每一則,如果跟司法無關我們要說根據憲法第一條,這個或是根據什麼我們是根據客觀報導來的這個警語,或者是什麼,我個人認為這個警語應該是內化在新聞記者,而我比較反對這個警語加在媒體報導中,我認為這是對新聞專業的成長,我認為沒有進步,就是好像我們就是我還是覺得我們已經在前面做了非常多具體的一個方向性,我覺得這些比較技術面的部份,我覺得其實是是否可以省略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