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其實事實上新聞記者在報導的時候,沒有理由遵守偵查不公開,所以只要我們能夠得到訊息,那當然新聞記者就會認為他是具有一定的新聞報導價值,他會去報導他,那這個會有責任問題的可能是提供訊息的消息來源,好,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裡面的有一些訊息可能會違反就是說有一些認定的時候,新聞記者它如何去就是說他在報導的時候,他似乎就是自己在一向以來在負所有的報導責任,各式各樣包括尊重人權,包括尊重弱勢、照顧弱勢。

那偵查不公開這個部分,其實我們在今天這一連串的司改會議裡面,也都不斷的在強調,理論上應該也是同樣的內化到整個報導的價值裡面,新聞記者現在是跟司法是整個民眾信任最低的,那我個人認為站在我們是新聞同業,以及我自己現在研究新聞的立場,我其實是認為我們要慢慢的建立專業,而不是被認為說,所以我們這個建立專業是有些地方我們在結構上沒有辦法做到,比方說我們在第一線,一直去搶那種即時的那種嫌犯的這個移送的新聞等等,這個我們沒有辦法的時候我們希望警方可以約束自己,我們希望大家的競爭不要在那裡,可是我們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建立我們新聞的專業以及公信力,慢慢的讓我們新聞記者能夠被更多人所認知,我相信一個進步的新聞媒體絕對是需要,而香菸加註警語是香菸是真的有害身體健康,新聞加註警語好像說新聞真的有害社會健康,我個人認為,這站在我們是新聞人的立場是很難同意這一點,那我也真的覺得說,你必須相信那個專業,那這樣子你就不要怪我們不相信法官,就是那我們是不是要請法官也加註警語,你今天的自由心證是基於什麼我覺得這是一個對一個,我當然覺得新聞行業有很多的問題,可是我們批評他、改進他,是因為愛護他,是因為他要更健全,不是把他當就是覺得說他是一個無法自我提醒的人,所以我真的反對這個提案,不好意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