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對於在犯罪中的案件如果我們媒體報導錯誤的時候,確實是有一定的法律責任,跟賠償責任,那這邊的差別就在於法律責任跟賠償責任,有一個人一定逃不掉,那就是媒體的負責人,那這邊規範上只請求報導人,那當然報導人其實有時候它也沒有辦法逃脫責任,但現在它會被也是被告之一,但是在真正有金額賠償的時候,都是由媒體來負責,因為記者只是發稿的第一關,中間還經過很多關的守門,然後最後出來,所以它是一個集體的責任,不是一個報導人的責任而已,所以我個人會覺得以這一條來說,我們似乎已經在現在的整個民法或者是各種的規範上,我們都在執行,我自己都曾經代表報社去跟被報導人他的利益損傷去跟他溝通,那當然最後都是走的就是在媒體上更正然後賠償,大概就是賠償一定的金額,大概就是這樣。所以如果說就我的了解,現在似乎在這方面被報導人的各種權益其實是已經受到法律保障了,所以我不太明白致豪委員是為什麼會覺得這個部分還要在特別的去提案做為改革的方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