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早上就我,請容我有兩分鐘時間說一下我的心情,其實早上我是完全站在,不是因為我是提案者,今天下午提案者是致豪,我就可以跟他作對,不是這個意思。但我個人覺得我們早上已經對於媒體提出一個非常大的警訊,而且我們已經是覺得這些罰則都應該要有法律作為根源,然後目的是希望媒體有所警惕,而且可以改進,我認為這種大方向的提醒,其實是帶有期許,然後也帶有就是一些法律最低限度的一個規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其實我相信各位的心情跟我一樣,就是或者是說應該說我自己的心情可能更……其實我更,我其實是不太……就是蠻難受的,就是覺得新聞怎麼今天淪落到,這個被信任呢是倒數第二,還有人在我們後面就是了。但我只是覺得,大的方向上能夠規範我們,因為我還是自認我是新聞人,就大的規範上就大的方向上規範我覺得這個是非常非常重要而迫切,而我很覺得我們現在新聞需要這樣的一個外力來讓我們進步,但是牽涉到非常技術性的問題,然後已經是我們的專業,然後我們會涉及到很多的版面,或者是我們很多的考量,我們實際上作業,然後對於我們在這麼大的時間壓力下,我們可能犯錯,我們不可能不犯錯,我們犯錯了卻有那麼大的陰影,會被這個處罰到……就是等等。

這個我覺得其實一方面是,已經是一個完全認為媒體的報導一定是會傷害被害人,但是根據我的研究,其實我必須說以災難發生的時候,所有的災民哭哭啼啼的,我在莫拉克之後我到現場去訪問他們,每一個人都感謝電視媒體,他們說什麼,如果沒有媒體的報導,政府不會來得這麼快,政府給我們的救濟也不會比別人多,當然我們也發現,因為媒體的報導造成了一些明星災區,跟非明星災區。那以小燈泡事件來說,我也必須說,就是因為有媒體這麼多的報導才引起社會集體的同情,不能說媒體的報導全部是惡,全部是不對,媒體有錯這我完全同意,要改進,但是你可以大方向提醒它改進,而不是鉅細靡遺到現在這個,我覺得既然已經有其他的管道可以救濟,所有的司法人員就應該鼓勵這樣的受害人,按照那個司法去救濟,那不要再設一個,一看出來就是又讓媒體有一種,我覺得我當然不認為它會對媒體的權益上有什麼新的傷害,我只是認為我們在這整個的提案上,以今天這整個作業來說,整個上午我覺得是一個大方向,我個人會覺得是一個我們媒體改進的應該要做到的,特別是配合司法改革,在整個下午我真的覺得這兩個提案已經僭越了,真的是僭越了,可不可以相信,如果你覺得上午的可以落實的話,下午這個我們也新聞媒體也可以做到,而且已經有一些既有的救濟在做了,所以我覺得我真的建議不要這麼細,今天我們的整個決議通通會出去,我還是建議我們讓人家給外界的觀感是我們照顧到整個的大方向,而不要太過拘泥於細節。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