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剛剛玉秀籌委講的一件事情讓我有一點……,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齁,因為講說「司法弱勢」,現在我們想的好像變成其他人不是弱勢?我們其實有很多弱勢嘛!就是說那個進入司法程序本身他就是弱勢,呃……他程度問題,所以這些弱勢是在一般的弱勢之外的特別弱勢喔!只是我不曉得要怎麼樣子……因為不想引起一種感覺就是其他人都是強勢的或者是不是弱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