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大家早。有關於毛委員所提的這個議題,第一部分呢,行政院應該盡速制定關於犯罪被害人保護的基本政策的這一部分呢,那就犯保協會來講,因為行政院呢,是在87年就核定了一個「加強犯罪被害人保護方案」,那麼執行到現在將近二十年,那從實際的執行面來看呢,就我們所碰到的一些初步的困難主要是因為說,這個方案推動的主力都放在法務部跟犯保協會,那以在法務部以外的這個其他的部會,在推動上確實不管是確實度跟受重視的程度呢,當然就……因為不是該部會的這些主責的話,當然不會受到重視,這個是會影響到犯罪被害政策執行的問題;另外呢,就欠缺的這個跨部會的溝通協調的平台,會導致在執行上有所窒礙,這一部分,確實就犯保協會的立場,是建議說確實應該由行政院再做一個整合。這是第一部分。

那第二部分呢,就是應該設立常設性任務編組的犯罪被害人保護會的部分呢,那剛剛呼應林委員的報告,就是說,犯罪被害人的保護其實很廣,那就犯保協會目前在做的這個,包括了有四大面向,那這四大面向是指法律、生活、經濟跟心理,那在這個四大面向裡面,我們的服務的項目有十三個項目,也就是說,法律的部分有五個項目,是包括法律協助、調查的協助、出具保證書、聲請補償還有信託管理;至於說生活的部分,急難救助的保護呢,我們有緊急資助、社會救助、安全保護跟安置收容這四個服務項目;至於家庭的重建關懷的部分呢,有訪視慰問跟生活重建兩個項目;那另外呢,在心理的部分、身心的照顧部分,有醫療服務跟心理輔導。

所以也就是說,林林總總真的非常地多,但是呢,犯保協會雖然具有一點官方色彩,但是沒有一個所謂的執行公務的權責,那在將近二十年的運作,發現一個問題就是說,其實政府就被害人的部分其實有放了很多資源,但是幾乎都在各個地方政府,那這個地方政府在執行的時候,它通常甚至會把犯保協會各地的分會排除在外,也就是說,實際上很多資源在各個地方政府,所以會有一個各自努力的情況。所以當然,如果行政院能夠設立一個常設性任務編組的話,當然會有助於推展這個犯罪被害保護的業務。

另外,第三個部分呢,如果說政府設立一個這個犯罪被害人保護的基本法的話,當然,就執行上我們是認為說更是可以做具體保護的。尤其應該要考慮的是說,像目前犯保法,它是一種偏重補償的設計,那常常讓這個犯罪被害人在聲請補償的時候,感覺除了被東扣西扣以外,它常常會有引起很多的民怨。我相信這一部分更是讓很多犯罪被害人對政府產生不滿的一個來源之一,所以這一部分,如果能夠做這一方面的考量,當然會更促進犯罪被害人保護的整個推動。

再來第四個部分,這個業務經費的部分呢,犯保協會更是感同身受。因為以我們現在目前,剛剛所報告的服務項目裡面,政府的這整個經費,一年是兩億,這兩億還包括基本的人事費用,所以實際上在這個業務的這個來源的部分是非常少,裡面有八成是政府補助款。那這個補助款的來源,目前是集中在各地檢署的緩起訴處分金,但是這個經費來源受到緩起訴案件的數量的影響,也就是非常地不確定,如果能夠在法律上有一個固定的政府編列的預算的話,當然可以提升這個犯保業務的推動。

那第五部分的部分,就是說是不是應該提出白皮書的部分。這個當然,定期來檢討整個犯保業務可以促進在執行上的各方面的推動,那我們也很樂觀其成。那以上做補充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