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再跟各位委員說明一下,我們提出這一點的話,也呼應剛剛專員講的,事實上我們覺得白皮書它只是一個形式啦,那到底你要白皮、紅皮、藍皮其實我們不care啦,重點是說我們希望有一個制度,國家可以每年或者定期來檢視自己相關的作為,然後提出精進。我覺得這是比較重要的,那像剛剛有提到就是研究案當然也滿好的,但是我想研究案可能不見得每年都會發包,那研究案的力度事實上也是比較沒有那麼強,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就是說,白皮書是一個形式,重點是我們建立一個制度讓國家可以定期來做檢討。

那再來就是說,關於這個國家人權報告的部分的話,就至少第二次報告我去檢視它的內容的話,是沒有一個特別的專章來討論這個被害人保護,那裡面比較特別有提到被害人保護的話,從關鍵字上面去看,大概就是集中於人口販運啦、性剝削啦、或者是家庭暴力等等,那這個大概也都是我們犯罪被害人當中,其中比較少數的類型,那所以我們就是希望說,可以全面性的,就形式上我們不在乎國家人權報告到底有沒有一個專章、專節來探討,但是我們希望的是國家人權報告在做回顧、檢討的時候,是能夠把全部的被害人都看見,而不是只看見這個性剝削阿或者是人口販運等等,因為其他類型的被害人所需要受到的保障跟關懷是一樣多,甚至也可能更多的,這是一個全面性的訴求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