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謝謝主席,還有王委員的指教。有關王委員的這個議題,第一部分要建立有溫度的連結部分呢,那剛剛我也報告本會在執行上的困擾,但是我們還是願意秉持單一窗口的精神,那碰到的困境我等一下在後面的專責人員的部分會再做一個詳細報告。

這裡就是說,我們要考量的就是說,這個要建立從這個保護的工作呢,究竟是要從本會的單一機構有限的人力、以及有限的資源下提供的角度來考量,或者是從一個我國整體社會安全體系進行考量,那當然我們會希望是從後者。但是如果就後者的話,我們是說,建議是不是考慮在犯保法的架構當中,能夠納入地方政府做為犯罪被害人保護的一環;那這個用意就是在人力、資訊、跟資源、專業、經費的部分……,可以建置各個機關的分工機制,才有可能達到王委員所希望達到的這個目標,這是第一部分。

第二部份呢,就是中央要建置這個智慧的保護,保護智慧的整合平台,那我們也認為說,這個其實是有很迫切的需要。因為目前我們,協會的這個,並沒有案發前端的犯罪被害人保護的資訊平台,那本會目前的系統僅是就開案受理的案件,跟後續服務的部分進行登錄。那在這個部份上,因為牽涉到各個主政機關服務類型的不同,所以他們資料建置的型態也不相同,在整合上產生了一些困難。所以如果真的要建立這個全國性的,我們是建議是說,是不是可以朝派案還有控管的部分,從源頭的部份去做一個資料的整合,然後從各類型的主政機關分流到權責的這一部份,這個系統,這樣子才能夠,整個系統的整合才能夠達到所謂的智能整合的功能,這是第二部分。

第三的部分,就是有關於犯保協會的定位的部分。那這部份我們也當然希望是說,提升目前的定位功能,但是在談到,主要可能也是在談到是說,預算來源還有監督的密度的問題,在組織型態上,因為我們目前的組織的目標仍然是以協助被害人解決困境跟生活重建做為一個很重要的議題。那這個組織的型態如果能夠具有公權力的部分,那在運作上最主要的目的是說,可以在,包括刑案資訊的取得,甚至人員不定時的出勤狀態,還有這個服務的彈性跟即時性,以及跨專業領域或者是跨機關協調的角色跟窗口的等等事項,我們才能夠做更順暢的推動,這個是第三部分。

第四部份就是,建置有專業能力的專責人員,這我們非常認同,尤其在,不管,委員所建議的養成階段也好、在職階段,或者是員額的部分,那我再跟各位委員報告,簡單一個報告,就是說,員額的部分因為這個,每一個個案都是一個特殊性,那王委員建議的這個單一的這個,那我從數字上提供給委員去參考。目前本會的輔導期間平均是3.21年,也就是說同一個時間呢,目前的專職人力必須負擔三年的案件量,也就是說平均一個人、同一個時間,現在目前是142案;那以一般的社工,每年合理的接案量是在25到40件。所以也就是說,這一部分,另外,我們的專職人員還要去兼辦一些人事、總務、會計、宣導的這一些行政工作,所以這個在比例上,很難達到像王委員所建議的這種程度。所以就是說,專責人員的員額必須要增加,這個當然我們也是樂觀其成,但是剛剛的數據可以請委員做一個參考。

另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以目前的這個,因為我們人員的來源,因為受到我們定位的問題,我們目前像專責人員起薪是兩萬七千塊,這個是因為按照法律的規定,所以這部份如果比照就是說,一般社福機構的待遇大概是三萬二,政府機關的社工大概將近三萬四,所以這部分,還有保護性的社工可能到三萬八。所以相對上,目前我們專職人員的薪資待遇偏低,在人員的招募還有培訓方面會碰到困難,這是第四個。

第五個,修正的這一部份,我們是,在執行上碰到的一個就是說,實際的輔導申請經驗呢,那因為提出來申請,常常被害人是面臨補償金額扣減、跟預期的落差很大。那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審議期間的通過的期間會比較長,所以是不是能夠就補償審議的檢討,現行程序減少一些流程,能夠提高審查的效率,跟讓被害人獲得補償的滿意度能夠提升,這部分做以上的簡單回應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