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主席,我是防治組組長,我想補充說明一下,因為剛剛照真委員所提的這個這是交通事故的一個處理,那一般我們員警在做交通事故的處理的話,當然這個可能這是比較嚴重的車禍,但是照我們的SOP,就是當事人雙方如果有資料的話,我們會填一個當事人的一個紀錄聯單互相給對方,因為往往一般的車禍事故會談到有關於和解啊等等這方面的問題,所以雙方可能要做一些聯繫,但是可能在SOP上面沒有兼顧到所謂的可能死亡的案件,因為這個屬於一個過失致死的案件,那可是在SOP上,大綱沒有兼顧到這一塊,那這部份我們可能要做另外一個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