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主席跟各位委員,剛剛談到我們那個犯保官現在是各分局、各縣市警察局的各分局,都有一個犯保官,那我們犯保官她現在我們不是所謂的官大學問大,大概他們都是原來就在負責犯罪保護這塊業務的人員來擔任。那沒有錯,我們希望它是一個專職的人員,我們也會宣導各局盡量不要讓他去辦其他的業務,讓他能夠專責把這個事情做好,但是因為這個是地區責任制。我不知道各警察局局長他們的思維,是一個什麼樣,但是我們還是盡量朝這方面去宣導。那至於剛剛那個念祖籌委有跟我們講到,他希望他是一個專業的人員,那這一點就是比較抱歉,我們是希望他是一個單一窗口,他確實他沒有那麼專業。就以我而言,我也沒有辦法面面都能夠俱到,那我希望這個專責的窗口它是怎麼樣。他就薇君委員講的,當你陪伴在你身邊的時候他是你有甚麼需要它都能夠幫你從旁邊的脈絡,把答案找出來。那可能他不足的他會去向他周遭去尋求這個脈絡的協助,比如找社工、比如找法扶、比如找犯保協會,就是一些資源他能夠有效的運用。而且也不要認為說這個被害,被害的家屬或者這個犯罪被害的人他提的問題,這個是很簡單的或者是這個不應該你問的,我們有特別跟他們宣導,本來就是應該用同理心,而不是只有關懷跟協助,同理心是最重要的。那至於是說你要安慰的話我倒是會覺得說這一方面他可能沒有一些,如果你真的他要去安慰可能還會適得其反。所以這方面可能又是另外一個層面的問題,以上報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