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是我想這邊警政署這邊在做一個補充,我想剛剛除了我們刑事警察局所報告的之外,那我想可能在做一個補充就是針對這個剛剛所要求專責人員的部分,我想對於這個被害人的保護啊,我想我們警察人員是責無旁貸,事實上從民國這個96年開始,就是家暴法要求我們警察機關要設立家庭暴力防治官,那我們警察開始設立的時候,說實在當年說要成立家庭暴力防治官的時候,我們也是蠻排斥的。但是做了下來之後,幾年下來我們也贏得社會大眾各界的一個肯定,那事實上這個是這個,那至於說今天的犯罪被害者保護官,我們也其實我們也樂觀其成,開始可能當然會比較這個需要一點這個磨合期,但是我想這個遠景應該是看好的,我們也樂觀其成。但是呢,講一句坦白話,我們現在設的這些專責的人員,我們雖然願意做,但是這些人員是從何而來?就現有的人員當中挖一些人過來,也就是講白話講就是挖東牆補西牆,你補了西牆之後東牆就缺一角了,那缺一角的話讓現有的人去承擔,那其實說講坦白話我們現在請,我們所受的這個員額的框限,是已經很嚴格的,不能增加。那你在這個現有的員額之下,要做這樣的這些事情,其實對我們來講是個蠻大的一個挑戰。甚至呢會不會因此而造成我們偵查功能因而衰減,我想這個是我們的比較顧慮的地方,那以上是我們一個補充的意見,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