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覺得是不是用「檢討」比較適宜啦,因為你這樣子把它改掉喔等於說很多民法的原理原則可能被破壞掉,那這個比較是……我講的是茲事體大。因為你這樣一弄掉,很多保險法的一個概念,或者說國家的一個代位補償的一個觀念整個都會亂掉。所以我想這一部分是不是用「檢討」?因為有一些可能,比方說,我不知道日本的情況是怎樣喔,就是說剛才裕順委員有提到可能根據他受害的一個程度有不同的一個補償。那如果說是在國家財政能力負擔的一個範圍之內,那麼這個部分也許可以定位為說是國家的社會救助之類的,但是如果說那個額度很高的時候,那因為終究這些錢掏出來都是納稅義務人的錢,那國家有沒有能力做一些高額的一個負擔,我打個比方,比方說現在死亡的話是一百萬,假設啦我不知道,那如果說以後定位為說是兩百萬甚至三百萬的話,那麼這樣超越的一個範圍,如果說站在一個保險或者國家代位補償的這樣的一個理念的話,那麼這一部分可能是要國家有責任去帶、去追討,所以說完全這一部分說完全切割的話,我是會擔憂喔。這一部分可能國家財政上會有負擔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