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補充一下,因為根據犯罪被害人保護法,這邊有提到說如果是被害人對被害有可歸責的事由的時候,那麼可能這部分也是需要檢討斟酌那個賠償的額度,那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假如說今天兩個人他是互毆,那麼發生重傷那這種情況之下,等於說兩個人對於這個重傷的情況都有責任,那麼這個時候你說他們兩個都不用、等於說去考慮要不要酌減,或者說他們的一個額度,那麼站在第三者的一個角色來看這樣的問題可能也是不太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