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委員,那原民會在這邊就提出一個說明跟兩點建議,那第一個說明是,就是過去原民會,過去十幾年為了,我們也發現到就是說我們的整個法律跟原住民的傳統習慣之間有相當大的一個落差,所以我們也做了一些資料的彙整跟一些議題的研判,那包含就是我們從2002年開始已經,到現在已經完成了這個所有原住民族傳統習慣規範的一個調查,那上禮拜我們有一個新的著作出版,就是原住民族傳統習慣的一個彙編,那是也是委託蔡老師跟蔡明誠大法官他們完成,所以這個部份已經有這樣的資料。

那另外就是我們也做了,就是從幾年前開始做的國內判決的一些評析,跟原住民有關的一些判決的評析,那從文化差異的一個角度,針對對國內的一些法院,各級法院的一些判決,去做一些討論,然後也做了、也進行了七屆的原住民族傳統習慣規範與國家法制的研討會,那裡面大部分都是法律人參加的,那我們的原住民族法學期刊到現在也出了第二期,那以後會持續來出版。所以就是說,目前就是說在原住民族文化、原住民族法律,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跟法律衝突的部分我其實目前已經累積相當的資料,那這是第一部分的說明。

那兩個建議的部分就是我們發現說原民會常常會接到就是各級法院的公文,他會問我們說在某個個案裡面,當事人所主張的這個傳統文化是不是存在的?那其實原民會,當然我們都會設法去找到答案,但是其實原民會並不……對於這個東西,我們知道要到哪裡找答案,但是其實答案不在原民會內部,所以我們是很建議就是說,像以後有沒有可能在類似這樣的問題裡面,除了說剛才提案人所提到的這個部落參審之外,有沒有可能也建立這個文化鑑定的制度,就是,因為其實原民會真的不是,不太能夠直接去判讀說,這個文化是不是真的存在,因為我們原住民總共目前,我們所核定的部落有748個,雖然說是16個族群,但是748個部落之間,他們的傳統習慣規範還是有些差異的,所以有時候我們可能真的必須要回到這個部落本身、回到這個民族本身,才能知道說他這個文化的真實的內涵是什麼,所以我們是建議說有沒有可能去建立這樣一個文化鑑定制度。

那另一個建議、第二個建議就是,其實我們國內的司法人員,我們的整個法學教育其實是相當高的程度算是考試領導教學,所以我們建議就是說未來的這個司法人員,真的要讓他有原住民族的這個文化敏感度的話,我們是不是建議就是說,司法的各類考試加考原住民族法,那其實開始實施之後,未來的這個整個司法人員大概都會有這樣的敏感度,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