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假設啦,我就舉一個個案,就是我們大概在三個月前我們接到就是屏東地方法院,他就針對有一個原住民他就是抓了一隻猴子,他問我們,然後那個原住民他主張就是說,那是他們剛好,他們的家族有這樣的一個祭典,然後需要用到猴子,所以他們就去獵捕了,他就問我們說這個部落、這個家族有沒有這樣的一個傳統習慣?那當然當時我們其實,我們也是回去,就是我們剛好我們原民會裡面有排灣族的人,我們就請他去問那個部落,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習俗?透過這樣的方式去,然後再去回答這個屏東地方法院。

所以我是建議就是說這個文化鑑定,就是說,我們也許就是可以就是像我們有很多其他的法庭他會有一個專業鑑定,因為其實原住民的文化也是一個專業,也是類似這樣的一個鑑定制度,把他建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