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就是說我們現在學術上有辦那種部落工作坊的這樣一種想法,我覺得那是都可以把它納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