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面說應增設,我現在是講我們的角度的問題,因為這裡面還牽涉大學自治的問題,不是說你一定要設,這個大學裡面應該看起來是指的是法學院吧?應該是啦齁,我建議是不是在這裡軟一點,因為後面如果是在國考上面,能夠有一些調整的話,他就有誘因了,沒有誘因,大概你叫他設,他也不會設啦,師資這些問題都是有要考慮的事,是不是應該就鼓勵吧?看用政策上應該鼓勵,政策上鼓勵,應於政策上鼓勵,這個政策怎麼形成,要去想,鼓勵各大學法學院系所增設原住民族研究之相關法律課程,透過案例分析之法學方法,教育了解文化衝突案件之判斷基準等等。

好,到這裡呢?那剛剛有提議了幾個,所謂政策面的,看起來是有一點政策面效果,一個是我們副處長提到的就是說,國考齁,比如說應於政策上鼓勵,這個往下走,比如國考加考關於原民法律的科目,必考我認為大概是相對困難啦,沒有那個師資,大概也不可能普及到所有的大學院所都,因為你必考科目,基本上就每個學校都要有的科目才可能,那我認為這個不太做得到,選考,因為現在有,現在國考大概就律考有選考嗎齁?司法官有選考嗎?司法官好像還沒有到選考,就律師考試有選考,這科目選考試是最近幾年的事而已,那選考或許可以列入選項,因為你鼓勵他們在,我完全認同阿,so far,我們就是國考領導教學,那這個現象要不要改變那是另外一個題目了,但是如果說有這個誘因,你底下這些事情才可能被實現,沒這個誘因大概就是說後頭那個法官也沒有人願意考證照,因為沒那個背景之類的。

好,這一題剛剛副處長所提的,要加進去嗎?那個提案委員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