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認為先放在這個位置的原因是因為其他的考試要不要用選考,那個已經牽涉到基本的考試制度的調整,以後如果有機會那邊都變選考,相同的道理就應該在這個邏輯,假設他願意在現在已經有選考制度的律師考試裡面加考的話,以後基本的調整這些……,因為律師他必須是專業證照啦!跟這些公務員的取得身分的考試不太一樣,那如果是要其他選考的時候,我認為邏輯上是去……,我們這裡建議要檢討其他的政府公務人員考試要用選考的方式,稍微多了一點。先這樣,不貪心啦!

我們先這個律師能夠落實下來就已經很不錯的第一步了,這個可以鼓勵很多就是說,我剛剛有講,你前端上游這些大學法院系所這些原民的課程、專班等等,一定要有一些師資跟學生,那這個慢慢多起來之後第二步才會在考試上面有人會去選考嘛!OK,那甚至到最後更進一步,我現在還沒有提到就是松廷委員那個保障最低名額那個,那個我認為是有一點茲事體大啦!那但是可以想像要不要這樣做啦!毛委員是非常有創意的就是說這樣就更有一些誘因讓……,我們現在原民有55萬人,這個剛才三元副廳長說53萬人,我們會議資料是55萬人。那這裡面有多少原民身分的法律的從業人員,我沒有這個數據,法官、檢察官、律師,警察應該有很多啦!是,您這邊有數據?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