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見,就提供大家想想啦!如果具體的大家再討論,我們那個第一部分的短期是不是到這裡?好我們進入2、中期部分,好中期部分一樣有三個,就調整原住民族專庭組織、增設原住民諮詢委員會,好那第一個是:司法院應檢討原住民族專庭審理事件範圍,將未具原住民族身分但屬於文化衝突案件亦納入原住民族專庭審理。如果以剛剛那個旻園舉的例子應該就理解了,現在大體上就以身分來訂是不是原民專庭的案件,那事實上不僅如此,剛剛講的那個卑南大獵祭就有漢人或是非原住民族的人參與,但是他等於認同跟參與那個活動的話,是不是也應該屬於這種原民案件?以事件的性質來區分而不單以身分的性質來區分,希望做這個檢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