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對,就是說在體例上,法院大概不會再建一個讓法官諮詢的委員會。以前,曾經有引入所謂專家諮詢要點,那也只是自然人專家,那現在你又把他組織化而且是常設化組織,你要放在法院是不可能放在各法院齁!以後如果原住民法院有沒有可能我是不敢講,但是以現在的法院系統來講的話,你不可能放在各法院,那就放在司法院,那放在司法院這個組織功能可能是會有一些狀況,因為他畢竟是司法行政,那你放在司法的這個體系內的話好不好的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