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好,請。來,還有沒有其他文字意見?好,如果有就提出喔!三、這一部分大家可能要討論一下,這一個……。三的部分我在想像中這真的是有點意思囉!就是說我們在第四組在討論人民參與審判,這當然只是一般的司法制度,但原民案件進來以後,好像在這裡有點特殊化了,他一樣是一個審判但是看起來,也不全然是現在我們講的人民參與審判,好像有點特別化了,在這個文化價值的保護底下有點特別化,這個要怎麼設計跟處理我就……我真的是所知有限,你們就可能要盡量再提供意見。

這個意思是什麼?因為剛才講「部落參審」這個是一個用語,然後原來的寫法是「要由部落全體或合於文化習慣的代表參與訴訟」,這到底只是一個訴訟參與,還是說他會變成像陪審或是我們這樣講參審會變成是裁判者,阿偉跟旻園懂我意思嗎?你們現在的設計只是一種類似訴訟參加,我用這樣的用語不知道對不對啦!就是說你要讓……這個訴訟的參與有很多,比如說法庭之友,那就如果有這個制度就法庭之友來了,就大體上到這個位置,這個位置是還好,反正你提供意見進來,那他程序的參與度就不是很高了啦!他只是提供意見,通常書面意見,特別的話被請到法庭上表示意見,或者你們要取得最高度的那個,就是他是一個審判者,跟法官平起平坐的審判者,或者他只是一個類似我們等一下會討論的被害人的訴訟參加那個位置。現在我不太能夠理解,現在當然我們會受限於我們現在的法律窠臼啦!因為我們想像的那種參與是大概這幾種類型,還是這個是有別於我剛才講的這幾種類型的以外的其他類型的訴訟參與,這個有相關的研究跟討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