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希望說能夠既然是在研議的話,希望說能夠比較像澳洲這種「量刑法庭」的狀況,就是他是實際參與我們後面這個……,所以剛剛有提到那個修復式審判這種事情,就是說他是實際參與這個我們講說訴訟的這個主體的,就是審判者的這個角度啦!從這個角度切入,看有沒有可能,而不是只有像法庭之友這種提供書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