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好,這樣。因為看起來不是很成熟,就是關於這一個所謂「部落參審」,剛剛有用這個用語齁!就是說那個放在的位置,剛剛阿偉的講法是說,如果只是在一般的訴訟參加或是去蒐集這些資訊,那個剛才那個諮詢委員會,相當程度扮演一定的功能,所以如果到這裡應該的位置會拉到審判者這個角色。拉到審判者角色的話,那是不是有一個方法就是在司法院研議關於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時候,對於這種原民案件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是不是要考量原民的特殊性而做不同的設計?我猜想啦!比如說你選了半天裡面都沒有一個原民,或是在這個原民的選擇上面,為了這種原民案件要不要特殊的一個考量底下去設計原民案件的人民參與審判。

那這個有點窄,因為他仍然應該是在以後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裡面,把原民的這個因素特殊化底下的考量,要不要研議考量這個我們現在沒有結論,或許認為不好,你把他特殊化不好,應該就像一般案件來進行;或者你應該特殊化,或是一般案件的使用人民參與審判,他可能的案件類型已經被固定了,那反而原民案件沒有太多案件會用得到,原民案件應該把他放寬他的原民的參與審判而有所不同,那這個就是可能把他當作是……。因為老實講我不曉得那個……許大法官你們那組在討論這個的時候,討論到像這種文化上的特殊性的人民參與審判的……,我認為是已經是很深入的,我以前在討論人民參與審判我真的沒有去意識到這一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