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參與審判的時候,基本上沒有提到,沒有提到原民的這個部分。我們只是在法學教育的改革上面有做了一個決議,就是法學教育應該加入原民文化課程還有原民法學課程這樣子。然後在專業法庭的部分,專業訓練,其實也沒有明顯的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