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長在,就帶回去想一下吧?這個可能整體的原民的身分保障上面在公務系統,恐怕不是只有警政署有的問題,像您說所講比如原民將軍也是很晚才有的。好,那那個文字上這樣,那個於審理化,那個重新改齁,這一個司法院整個重改,司法院齁於研擬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時,應將原住民案件之文化,要講文化特殊性嗎?還是什麼?來那個三元副廳長,文字上怎麼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