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否有原民法院那個不是重點,重點是說有沒有辦法走到我們講說司法權自治的這個進程啦!對,那只是說我們那時候只是想說現在有一審,那剛剛廳長有提到說行政跟家事已經有設二審了。那只是說我們講說更全面的,從我們一審一直這樣上去,有沒有可能拉出一個原住民族司法這個自治,那至於說如果可以走到那原民法院這個其實他不是那個重點,重點是後面那個的司法自治,這樣是長期的去思考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