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裕順委員,裕順委員最後這個頁面提到說他在討論這個提案,關於被害人訴訟保護的過程裡面跟大家討論死刑這個議題齁,那他有先預告我,所以謝謝他。那主席可能要做一個程序上的處理,那大體上死刑的這個議題在早先其他組的有些委員認為說我們為什麼不討論,為什麼會沒有這個議題,那從我個人認知這是一個誤會,我為什麼會認為是一個誤會,就是說這個題目從來沒有被掩蓋住說,禁止或不可以討論,沒有這件事情,這一個籌委會也不應該有這麼大的權力。那為什麼其他組的委員可以看得到說那個Raw Data,就是那個將近一千題的題目有若干人提出死刑存廢的問題要討論,如果說不能討論那大概所謂的委員都看不到那Raw Data,因為就不讓你們看到。那如果各位還記得的話,在這個會議開始的時候我就講說因為現在五組裡面,這些題目事實上是被標題化跟整理過,那在標題化整理的過程,他後面的就是在那個Raw Data裡面的資料他去把他相當程度簡化,因為一千多題你不可能全部反映出來。所以它那個題庫,他肯定就是一個會議資料你可以去擷取,要或不要討論。

以本組來講的話,我相信那個Raw Data裡面反映出來的題目,可能還是大於我們現在討論的題目。因為我們受限於時間跟大家的各不同的專業能力跟背景,沒辦法去討論全部的題目。那這個籌委會本來就是給各委員會有這樣的權力可以做這件事情。那因此有一說說為什麼不討論這一個籌委會是不是把這個題目給做掉了,這個我認為有很大的誤會,原因是因為這一題是……如果我印象沒錯他是被放在第五組,第五組就是維護社會安全的司法。那第五組裡面的一個題目就5-3的四,就刑罰制度的檢討。

各位Raw Data你可以看到有人提出台灣引入鞭刑,也有這個題目,那我能不能說我們禁止討論鞭刑這件事情?如果有委員提案,那就有可能要被討論呀,但是我們有沒有必要把這個子題裡面議題,這個高度化被抽象或是歸納出來的議題,這個我們要不要討論鞭刑?那個時候討論都要包括鞭刑、死刑,很多刑罰制度都含在剛剛講的5-3所講的刑罰制度的檢討,死刑就是一個刑罰制度的檢討,是第五組它本來它可以去開的題目,那所以這一個題目要不要被討論,從我的立場來看的話,那個是在題組分配上面第五組的委員有沒有人要把它拉出來做一個提案討論。如果拉出來被提案討論的話是切題囉,它沒有離題也沒有跨組,那就是它那一組本來就可以討論的題目。

那現在就是說,第五組來這一個討論刑罰制度的檢討,包括死刑等,那第五組聽起來到目前為止沒有開題啦,我只能這樣講喔,就是說即便前面有這些認知上的爭議。本組我認為,這是從主席的立場來看,因為這個題目是第五組的包括議題,所以我們這一組如果要開這一題,按照程序還要回到籌委會去決定,那現在籌委會一開會的時間,我不曉得籌委會能不能處理這個議題,還有第五組他們要不要開這個議題要相對的尊重。那但是我確實有問那一個裕順委員,其實他並不是要檢討死刑存廢啦,這麼說,他要討論死刑跟檢討死刑存廢是兩個層次的問題啦,我應該沒理解錯吧?好,OK,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