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這個是在……我想說這個字不是我今天要討論的主軸,其實我今天在討論的是被害人保護,那剛好是因應就是希望我們這個議題讓它更多元、更豐富,所以我去引了這樣一個案例。那這案例裡面讓我去想到它這個主角,它裡面它所關心、從被害人角度它所關心的是到底死刑是……這個量刑在日本的量刑是不是合理、有沒有它的正當性。那簡單講就是說,這很難、很複雜的問題啦,那我當然對於死刑有我自已的看法,那其實在台灣去講不管你是講贊成反對,我想那都是一個風險,尤其在我們目前的所謂的這種媒體的生態底下,那可是啊我是覺得如果是一個比較負責任的,或是說我現在講的是從被害人保護的觀點去討論到底我們現在死刑的量刑或是死刑的一個……我們到底台灣現在目前我想每次一個類似可能死刑判決的話,都是引起很大的關心或是引起很大的爭議,那我們這邊如果沒有、不一定要討論結論,如果說有一個、討論一個初步的一個正反意見其實至少有一個正反意見,我們把它給凝聚出來,包括所謂的現在量刑的、死刑量刑的標準等等之類的話,我想可能也是一個至少我們對於這個問題上比較理性的、比較穩健的踏出了第一步。

那我再回過來,今天的重點是在討論被害人的保護,那我是還是先回到我們被害人保護的今天相關的具體的提案,那關於這個所謂的這個死刑的討論其實我真的是因為提供了這個案例,那這案例我有必要把它原本它當初這作者……我想這本,我印象沒有錯的話台灣有相關的翻譯,而且我相信這一本這個相關它拍成影片在日本也得過很多獎喔。那也就是說我們其實這個司改會議就是希望有一個理性辯論的空間、理性辯論的可能,那我想這個是一個學刑事法,我相信每個學刑事法、學法律的人對這個問題都有他的想法,那難得有這個機會有非法律人也加進來這個舞台、加這個平台,是不是有可能去討論一下,或是先至少把問題點已經整理出來,或是說怎麼去讓這問題點有可能以稍微往前走一點,我想這個是我這邊附帶,我再強調一下,附帶提到這個議題,除了這比較完整重現剛才我講的這案例的它的最主要的核心,那更重要的是希望從被害人保護也可以去從這面向去考慮到這個問題點喔,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