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完全贊成剛才三位委員的說明,所以我真的還是回到我們被害人保護的議題,那個提案裡面去。那這一點我只是我再三強調我一開始跟主席在私下在談的時候我就想說我重點不在死刑這兩個字。重點是該不該。一早我就跟這樣談。那為什麼我會做出這樣一個案例,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回應一下就是說之前李籌委對我們的指教。那我想說有一個就是大家能比較容易了解的,比較容易了解的個案,所以我做這樣的比較我想比較完整的敘述。比如說我們鄰近的日本,他們為什麼在刑事程序上有訴訟參加這個制度,那這個案例是我相信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觸媒。所以我想把它談完。那最後我只是還原這個作者他的想法,他只是想討論這個問題,那我完全沒有想說在這被害人保護就是今天要去討論這個議題。完全沒有、我完全沒有。我是覺得是說這一本書我剛才一直在強調,這本書它最後它的或是這個個案裡面,它最主要關心的確實是這個問題。那我只是by theway去提到就是說國是會議要處理這樣的議題。或是為什麼在被害人討論要處理這個議題。至少這個個案它是把它當它的核心在考慮。這個主人翁是把它當核心在考慮。那我在強調一下,這個先把它,我們先放一邊,我覺得不要去我在強調一下我們剛才講的被害人保護有三支箭,那這第三支箭是在討論所謂的訴訟程序的保障的議題。那我想是不是暫且這個議題是看大家要怎麼處理,那我是回到我們先把我們剛才被害人保護的加上具體的建議先做一個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