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尚諭法官。好那個其實在我們這組開始開議之後,院部不僅對被害人的訴訟參加或訴訟參與都已經一些完整的報告。我們法務部事實上也曾經對這個議題表示過一些政策意見。那國是會議它有一點議題的捲動,就是說這個議題被拋出來以後那政策上怎麼回應,有些是在執行中,或是有些現在有一些初步的政策意見會拋出來讓大家想想。那本來司改會有一個我們國是會議有一個想法就是說院部能做就把題目認回去做,那初期確實有這種想法,那這個主要是要濃縮看起來是政策還未及形成,然後我們要提供政策意見的諮詢意見,來這樣做的。那這個看來已經很難界定,因為你就認回去做還是拿回來報告,報告以後大家能接受你所謂認回去做的政策意見,而且那麼壓縮時間要把政策意見完足化,我認為也有一點強人所難。所以基本上,我們不用受限於這個院裡現在政策執行的狀態,或是部裡現在提出的關於被害人保護的相關政策意見。我們還是做我們的,有些可能會重疊啦,比如說他很認同。沒關係。有些是在院部的意見以外,我們一些增加意見也很好,因為看起來至少在被害人的訴訟參與的保護上面的共識性是高的,只是說他是用採選哪一種制度要怎麼樣讓這個被害人的這個訴訟主體性被重視,這些的安排也可能是細節化。你問我的話就很多細緻性的東西是需要比較多的討論,那剛剛尚諭法官也有講已經他們已經有自己一個版本,後面又有以後又有很多的研討會,那是一定要在往下做的。但是本組這個議題在這個範圍內還是可以予以討論跟決定。我講的是這個意思。好那部裡這邊有沒有要補充的?好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