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這個謝謝劉檢。這個就我剛才講的可能院部對於被害人的這個程序上權利的擴張跟保障,還有就是案子類型哪些要適用訴訟參加,上次的報告如果各位還記得的話,事實上各國立法例有些差異性。那院是主管機關所以部裡面提供意見給院參考,好比說剛剛最後提出那一句話,被害人有沒有獨立的上訴權?這個就在程序權保障上面就差很大了,就是說現在當然沒有一個獨立的上訴權,在任何一個刑事案件,上訴權就在檢察官手上。那現在如果有一個獨立上訴權,那它對那個程序的地位跟它的主體性的保障相對就高很多。但是他又會跟其他的制度產生某種的緊張關係。剛剛講說是案件的當事人不是訴訟的當事人,這句話有些人一聽就有差嗎?案件跟訴訟有差嗎?裕順委員就是故意用這兩個用語錯開來,確實有差啦。訴訟當事人以現在來講的話指的就是檢察官跟被告這些當事人。那當然那個被害人一定是案件內的當事人。那只是說你取得一個訴訟地位的當事人,在訴訟上面的安排的權利義務關係就有所不同,那整個形貌會不一樣。所以所謂的被害人的訴訟地位的主體化。現在講他客體化有一點言之過喻,因為事實上被害人的訴訟參與的程度我們不是沒有,我仍然在講一次不是沒有。只是說如何在強化跟擴大,現在講的是這議題啦。那這個都是值得後面的制度形成要多方的考量,因為所有人的正義、所有人的人權,那些利益的平衡如何去考量,那就要在我們自己國家的這些既有制度,還有他的前瞻性跟理想中間得到一些平衡。那這個肯定是要集思廣益的。那我們本組能夠貢獻出來就是說在這個時間我們聽取了那麼多的意見跟想法,那在提案委員的提案的過程裡面來協作,表示我們的一個看法給後面的政策形成上面一個參考。好那我們就那個報告部分就到此,然後一點以後就開始進入大體討論跟報告,跟那個具體改革措施的討論。好那這一個可以便當可以準備了。那原則上我們就半個小時用餐,因為一點就回來,今天應該不需要邊用餐邊討論吧?不用啦。OK這好好用個餐,好OK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