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簡單來講,主席也特別提到了,就是說案件為什麼、這案件的當事人跟訴訟的當事人其實……我這樣講可能又不是……非法律人可能又聽不懂,可是案件當……就是說你不是實際上受到傷害那權利的當事人你有些話你講不出來的,那比如說剛才剛好是那個婉諭委員他有問我,比如說我們看第一點我這邊所舉到的,就是有些東西我跟檢察官講,他可能沒辦法了解,或是有些細節,他檢察官問不出來,所以我這邊剛才他那個婉諭委員問我就是比如我們這邊第一點,就是說保護隱私的維護尊嚴,這是第一個提案裡面就提到,這個是被害人你有想講的時候,你去申請、去申請跟檢察官討論,或是更重要一點就是說,我們要這樣的設計就是希望讓被害人的利益、被害人的聲音真的被檢察官或者是被法院聽到,所以當你沒有把它有一個位置或是有一個……其實位置它是很形式的東西,可是就說它沒有一個位置的話,包括法庭的位置、包括訴訟程序的位置的話,我相信總是有些隔靴搔癢的地方,所謂代言大概第一個、第一個問題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