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司法院刑事廳回應,那個剛剛黃委員提問的問題很好,因為我們必須要先去考慮說,在現行實務運作下,檢察官到底有沒有、足不足夠去代表被害人或他的家屬?那這一點其實在我們現行實務上來觀察的話我們會發現,因為我們現在刑事訴訟法賦予檢察官一個義務是有利不利被告他都要去注意,那所以檢察官的立場可能不會完全跟被害人完全一致,那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樣他們有一些利害分歧的時候,我們可能在法院上也要設計一個制度,讓被害人有發言的機會,讓法院能夠除了聽到檢察官的陳述以外,也能夠聽到被害人的聲音。

那另外就是,是從這個我們的問卷調查裡頭看出來的,那那份問卷是有關犯保協會的從業人員給我們的回應,是說其實在現行制度下,公訴檢察官跟被害人的溝通其實常常是有一些不完備的地方,所以被害人或家屬可能不了解訴訟程序,或是不知道怎麼請檢察官來幫他來在法庭上舉證,或者是怎麼樣來表達他的感受。所以這也是為什麼要設立一個被害人訴訟制度的目的,那這是第一個問題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