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個前面基礎問題會連結到二、三兩個問題的道理……我再做一個我自己的闡述跟說明。因為這會到第二個詰問權的安排上面會變動現在的結構,現在的詰問權來講的話就是審檢辯,尤其是以交互詰問就是律師跟檢察官在做,告訴人、被害人或到委託律師不會參與這一段,沒有詰問權,沒有這個權可言。法官是職權上的補充訊問,那剛剛裕順委員講日本那個制度,我有去參訪,在立川的地裁。確實它的制度有點特別就是,因為它引入了被害人的訴訟參加之後,被害人的律師他也會參與詰問,對證人或對被告,所以為什麼這個結構它會產生影響?就是三角關係換變成四角,尤其如果又讓他又賦予獨立上訴權,那這肯定是第四角,他就不是一個案件的當事人,應該就是變成訴訟當事人。那如果訴訟當事人的話,整個現在當事人進行的那個結構就會因此有產生一些影響跟改變。所以致豪委員問的這一個基礎的問題在這裡,應該有它後面連續性問題的意義啦!那個裕順要不要再回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