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這個問我的問題我也可以這樣反問就是說,那麼那個致豪委員怎麼會覺得現在的檢察官他完全可以表達被害人的想法?那其實我有實證啊!就是說,剛才提到是說,我剛才也特別強調日本,他們採了這個制度之後,每年有一千多人利用這個制度進到法庭裡面來參加剛才講的各種程序,那可能就是可能後面其實技術問題還沒有解決啦!簡單講說到底被害人到底能不能獨立上訴這個我也是保留啦!只是說至少,我覺得應該……被害人應該的聲音、他的意見在審判法庭裡面、審判程序過程當中,他應該需要被聽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