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我扼要,主席不好意思,我扼要回答林老師的問題,那不好意思打斷婉諭委員。第一個就是說,我為什麼要接受這問題的理由,我為什麼可以不用接受反問問題很簡單,因為這案子不是我提的,沒有證明的義務,但是我會回答這個問題,其實我認為現在的偵查檢察官,跟公訴檢察官至少九成五以上是賣了命在工作,是非常非常辛勞的在工作,因為案件、因為loading、因為訓練、因為資源的不足,或者因為整個體系上加給他們這個困境,導致於有可能、我不是說一定,但是有可能,在我當告訴代理人的過程裡面,這一些檢察官或許真的沒有辦法逐一的跟每一個告訴人或者是認為是被害人、或者是相關的這些家屬,來一個一個好好坐下來進行法治教育,進行修復式司法或修復式正義的會談,或者討論案件策略,這一點是我的假設,我並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個事情。所以我才要就教於提案委員跟院部,到底我們怎麼樣推定現在的檢察官公訴制度是不足夠的?為什麼不足夠?如果不足夠能不能修?能不能改?能不能給檢察官更多的資源?能不能給他們更多的力量讓他們辦案辦得更好?跟當事人距離更近?更足以代表國家為當事人去申張正義的一個聲音?這個是我想問的真正問題。那何以被害人的權益保障制度一定會比現行的公訴制度改善要優?這也是我想問的這個制度面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