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就是剛才提到實際上的案子,就包括我們自己的案子,其實偽君子都說我們是被高規格對待的被害人,那我覺得就我的案子來說,我回答第一個問題是,我覺得檢方不能完全的代表被害人,因為以我們的狀況來說,確實我們的聲音有部分其實跟檢察官不同,所以我們選擇用網路發聲,所以我們選擇發聲明稿,但實際上,我覺得有很多被害人不見得有我們這樣的資源、有我們這樣的歷練去處理這些事情。所以我會支持被害人的聲音應該被聽見,但是至於是在訴訟過程中增加一個被害人的位置,或是去檢討現在檢察官為什麼不能代表被害人?這兩個部分其實我自己一直有在思考這個問題,我覺得如果夠達到被害人的聲音被理解,或是被害人的需求被滿足的話,我們並沒有覺得一定要堅持,我自己個人沒有一定要堅持被害人要參與刑事訴訟這個過程中,謝謝。但是以目前的現在的提案來說,只看到這個提案,所以我覺得我也很樂於看見說檢察官怎麼樣代表被害人的聲音這個部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