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不是要提問,只是說可不可以建議司法院既然要做那個實證調查,除了調查被害人的需求,也可以調查我們的基層檢察官的困難、需求。那因為剛剛有提到為什麼公訴檢察官可能沒有辦法保護這個被害人的權益,我們可能要先了解在他們公訴的這個過程中,為什麼沒辦法做到這個部分?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