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原諒……是,但我補充一下,就是我剛剛有關於告訴代理人或被告或者有告訴人親自詰問這是一個例子啦!但實際上我想講的是說,目前在大多數的刑案裡面,其實被告是多半是一打三或一打四的情況。一打三指的是說,一般來講,被告多半需要對抗公訴人之外,有時候也來自法院,有時候也加上告訴代理人,還有第四個力量叫媒體。那這個情況下,其實在憲法底下所要維持的公平法院一直以來是不容易的,因為在2006年其實台大新聞所彭文正教授那時候我們蔡烱燉副院長那個時候也是有提供協助的一個專案,有提到說其實一般的司法官,包括法官、檢察官,是很容易去受到這個所謂的媒體上的影響,因此而在訴訟程序裡面,去對於被告做出一個不利性的裁量,不管程序上或實體上,那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我要講的是,其實在現行的制度底下,公平法院跟武器對等兩個原則已經是岌岌可危,那如果說這個時候我們再加進程序上非常多的完全是可能讓原來的這個情況更糟糕的設計的話,那我們打算怎麼維護這兩個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