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說一句話,那意思是說,如果以檢察官就是起訴被告的控方,告訴人更是,那如果這兩個都叫控方的角色,在法庭上的詰問等於有兩次的機會。那個被告的律師的詰問等於是一次詰問,他大概講的是類似這樣的意思,應該這樣白話的講,這樣就會造成某種的詰問權的配置上的不公平,要不要思考這問題?我剛才講多一腳進來。那就會產生這一個原來那個結構上的問題。好,那對第二題的部份各位委員有沒有意見或提問的?跟第一題可能就有關了,那就是我講的就是怎麼去被害人的訴訟參與你放多少權力給他啦!現在的制度看起來是有一些讓他不滿意的地方是現在大概已經聲請調查證據都有一些困難了。裕順委員要表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