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剛才黃委員的意見其實是站在於我們台灣是偵查不公開的設定,或是現在我們台灣未採起訴狀一本主義的狀況底下才有這種現象。可是我覺得偵查不公開我們為什麼之前要開這個庭?為什麼要做決議?其實就某種就是要保障所謂公平審判的問題。

第二點就是所謂的好像早上也聽我們主席提到,起訴狀一本主義好像其他組也通過了,我想這個才是最大的造成會未來、就是說,因為我們法官手邊有卷,所以他才可以添油加醋,他才可以再去問。可是如果說回到我們剛才比較大家所想像的比較合理性的一個制度裡面,那我想法官問的可能性就降低很多。那重點還是回到剛才,我覺得這個第二題就回應剛才第一題所講的就是說,被害人的聲音他在某種機制上、在某種程序上,他是應該被聽見的。那這樣想像起來,就是只有在立法例上,可能就是必須它有一個位置,有個某種程度他被尊重的一個主體性,那他的聲音才會被尊重,這是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