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問一下非常原始的、歷史的問題,也就是說,直覺上法官好像面對一邊是受害人、一邊加害人,然後他做一個裁判,然後這個加害人跟受害人各自有一個代表,看起來好像是直覺上應該是長的這個模型,但是那個後來做成這樣子的一個決定,就是在司法界逐漸地讓這個受害人從這個三角關係當中被抽離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現在的制度是這個樣子?一定有它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