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為什麼後來的結構長成現在這個樣子?來到法庭好像被害人的角色相對弱化,不要說不見了,一定在,就被弱化掉。來,刑事訴訟法學者講一下好了,這個我倒真的沒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