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1980年代之前確實被害者的團體,或是研究被害者學學者都認為說,這個刑事法學的發展就是把被害人排除的一個過程。因為強調所謂當事人、所謂的攻防、所謂的訴訟程序裡面的一些被告權利保障,這個我第一次的時候記1980年代之後,才慢慢或是說類似剛才有今天報告裡面,被害人他覺得他不太滿意由公訴代表,所謂檢察官來幫他們進行他們所謂的權益的維護,他覺得是不夠的。我覺得就像一個鐘擺一樣,以前是不是透過,只是更早之前、更早之前的訴訟的原形就是被害人在追訴啊,更早的原形是被害人自己在追訴的,然後後來是覺得被害人的能力不夠,那所以公權力要進來,而且或是國家機關它為了要維持整個社會的秩序,它漸漸把它獨掌了,就把它掌握是這樣,大概這個有一個這樣的鐘擺的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