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剛剛嵩立老師問的問題其實可以去參考一下林鈺雄老師的檢察官論,裡面有提到公訴的起源跟發展的狀況,但簡單其實講其實這樣,就是說,一直以來,他們認為刑罰權是由國家獨占的一種處罰的權力,那既然是國家所獨占的一種處罰被告的權力,因為他做了一個某個違反大家所認可的規範的行為嘛,那在行使這個權力的過程裡面呢,因為國家可以把,想辦法調查權,就是所謂的偵查權、起訴權跟公訴權,用行政權的方式融合在一體,所以在這個情況之下,這個公訴跟偵查的最佳代表就變成了檢察官,他的演變是這樣子。所以其實檢察官的起源應該是說,早期更早以前其實是所謂的中古世紀是偵查跟審判是合一的,一個法官能同時做件事情,後來這個權力被分開了,至於權力分割、分開了之後,我們請檢察官來代表國家行使這個處罰被告或追訴被告的權利。那這件情況下會有一個問題出現,就是說,像剛剛裕順老師提到的,既然國家獨占了這個權力,我現在要代表國家來行使刑罰權的時候,某個程度上,一派的學者就覺得說,那這個時候你被害人那個角色淡化或抽離了啦,那其實很多國家的一個當代的刑事訴訟設計都基於這種理念而來的,那這個姑且不論對或錯,但在刑事訴訟實務的歷史發展上,確實有這樣的一個思維存在,這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