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這樣子,就是這邊好像涉及到有關這個就是公平審判、武器對等這樣的idea,那我覺得這個是當時對的,就是在法庭審理過程當中。那現在我自己在想啦,就是說,到底怎麼理解公平審判這件事情,我想在法庭裡面很重要一個目標是發現真相、發現真相。就這個理念來講,我是覺得讓受害人、被害人能夠參加這個訴訟,我覺得應該是對這個目標,就發現真相應該是有利的,所以我是加入這個提案裡的。

那致豪委員關切的就是武器不對等、公平審判,就是他提到的就是兩次對一次這個問題,檢察官可以問,那受害人的代理人或者受害人可以問。那我自己不是很確定就是說,這個公平審判一定要化約成次數,如果說我們法院想要發現真相,那如果說目前的這種受害人跟檢察官之間的溝通有一點問題,那有可能會影響到就是真相被發現,這個目標的達成。那這樣是不是不公平,我自己在想齁,就是我自己不覺得這不公平,就是說,一個被告會被問兩次,那被告的律師只能夠就一邊只能問一次這樣子。對我來說公平審判、武器對不對等,我覺得關鍵可能在於說訊息上面,就是說,是不是所有這些某一方能夠掌握的訊息,另外一方是沒辦法掌握。那我覺得如果都可以掌握的話,那在訴訟的準備過程當中,你有充分時間去準備。我只能說你問一次跟問兩次……那也許可以考慮就是說,你也許不是只問一次,你可以,我不曉得開庭的次數應該可以怎麼設計,以許可以再來。所以我覺得那個對我來講,並不是會影響公平審判的一個關鍵的一個因素,就是你如果讓被害人進來參加這個訴訟,那他有機會可以在法庭裡面發言。那這個是不是對被告構成不公平?我覺得不盡然,就是說,看你制度上怎麼樣設計是說,如果兩次、一次這個事情是那麼關鍵,是對於公平審判的話,那我覺得你可能考慮讓被告這一方的律師能夠有什麼樣的一種方式再去強化他的辯護?OK,而不是拘泥在好像次數上說因此這樣就是一定是不公平的審判,就是這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我覺得讓被害人能夠加進去,那至於剛才羅召集人講得是不是可以有獨立得上訴權,這部分我也是不確定,但是我覺得就參加這一部份來講,並不會影響到,不必然會影響到公平審判這樣的理念,以上。